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生命之花

生命之花

2016-09-22 06:57 PM作者:淫色网,淫色网站,亚洲淫色网,淫色网视频,淫色网在线视频

.
  瑛姑从未想到自己会这么疯狂,第一次就跟男人上了床,她含羞带怯的掩着脸,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竟
也轻声的呻吟了出声。


  「哦……天君……不……不要……」


  她很想让血天君停下来,可是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


  血天君灵巧的手指拨弄着瑛姑的粉嫩小穴口,那汩汩向外冒出的淫液,说明了瑛姑的放浪,借着她小穴分泌出
淫液的滑顺,血天君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


  「啊……哦……」


  此时的瑛姑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血天君手指的动作。


  更因身边还有包惜弱和李萍两姐妹,她更是刺激无比,羞怯却还有着期待。


  此时的血天君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欲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凶器,压在瑛姑的身上,
寻到小穴的位置,一挺腰就插入进去了半截。


  瑛姑正处于迷茫兴奋中,血天君的凶器侵袭时尚无知觉,但凶器挤入小穴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
……痛……不要……不要……」


  嘴上呻吟着,瑛姑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凶器无情的进攻。


  而血天君的凶器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瑛姑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
激动清醒许多,只是到了这个地步,血天君已无退路。


  瑛姑感受着身下的痛楚,她可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云雨激情,哪想到会是这么痛苦。


  即便是这样,瑛姑只觉自己身下传来像是被活生生撕裂似的感觉,小腹之下隐隐作痛,那胀破的感觉令她万分
难受。


  而此时的血天君,控制着凶器,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继续深入,把她如幽长狭窄的粉缝撑得满胀胀的,直痛得
瑛姑冷汗直冒。


  只是几下,血天君刚把自己的凶器暂时与瑛姑的身体抽离时,她不禁轻松地透了一口气,但很快血天君又把他
的凶器深深扎入了她粉缝得深处,又把她的粉缝塞得又胀又痛,可真让瑛姑难受死了。


  「啊……哦哦……嗯……」


  不久,瑛姑已经适应,而血天君前后耸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渐渐响起一阵「噗滋……噗滋」的水声。


  「啊……好棒……好舒服……啊……在继续……在快点……啊……」


  瑛姑不禁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雪白酥软的圣女峰不断地晃动着,在血天君面前来回摆动
着。


  占有着瑛姑的刺激,让血天君忍不住双手按住了那对粉嫩的圣女峰,俯下身狠命地吮吸,双手更是在瑛姑的圣
女峰上用力揉捏,只把那浑圆的圣女峰搓得又圆又扁,好象被揉的是面粉团一般。


  一边抽插着瑛姑的小穴,血天君一边侧头转向了包惜弱,此时的包惜弱因酒醉而不省人事,但是她似乎听到了
瑛姑的浪叫呻吟,而扭动着娇躯。


  见她在美梦中,血天君大手一伸,粗鲁的将包惜弱的裙子撕扯开,立刻包惜弱完美雪白的酮体展现了出来。


  借着烛光,血天君看到她硕大的奶子上,两颗可爱的粉色乳头已发硬的翘起,那平坦的小腹之下,倒三角没有
多少阴毛,可见微微张合的小穴,竟有些淫液流出。


  「哎唷……好……啊……天君……我的好夫君……你……你吃着锅里……还看着碗里的啊……嗯嗯……太好了
……快点……再快点……插人家的小穴……」


  瑛姑侧头看到血天君对包惜弱要下手了,不但没有阻拦,反而更刺激的欢叫了起来。


  大力的抽插着瑛姑紧紧的小穴,血天君俯下身,张嘴含住了包惜弱奶子上的乳头,或舌舔、或轻咬、或力吸,
让酒醉的包惜弱,恍如做梦一样的,呻吟着淫荡的亵语。


  而他的手,也探到包惜弱的腿根处,摸着她的小穴,并用手指轻轻抠挖进小穴,随着他的挑逗,包惜弱小穴里
一波又一波的热潮涌出穴口,湿液入手温润滑溜。


  「哦……天呐……我要不行了……啊……要死了……好夫君……好哥哥……我的情哥哥……你的大凶器……插
死人家了……哦哦……」


  瑛姑突然一阵狂吟,浑身俱颤了起来,血天君知她到了高潮,立刻从她体内退了出来。


  似乎是被瑛姑的大声呻吟吵醒了,包惜弱睁开了眼眸,却又像是根本没看到自己身上的血天君,脸上露出的乔
红迷魅,惹人怜爱。


  见她睁开眼,血天君哪还犹豫,伸手拉着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凶器上,起初包惜弱还有些抗拒,但是很快,
就握住不放了。


  血天君的手在她小穴里越抠越快,而是随着被血天君挑逗越来越高涨的情绪,包惜弱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
体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随着身体的颤动,握着凶器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血天君的凶器彷佛又胀大了许多。


  「啊……啊……嗯嗯……哦哦……」


  包惜弱很有韵律的呻吟着,而血天君觉得自己与她的情欲,似乎已经达到最高点了,遂一翻身,把包惜弱的双
腿左右一分,扶着凶器顶在了她的小穴口。


  「不……不要……」


  包惜弱酒醒了已三分。


  嘴上喊着,但包惜弱只感觉到一根火热如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阴唇顶着阴道口,一种又舒畅又空虚的感觉传
自下体,不禁扭腰把阴户往上一挺,「滋」凶器竟顺溜的插进半个龟头。


  「啊……」


  刺痛的感觉让包惜弱立即下腰退身。


  血天君刚觉得凶器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凶器对着小穴再次顶入。


  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血天君的龟头全挤入包惜弱的小穴里。


  「唔……嗯……」


  包惜弱又是一阵刺痛觉得下体刺痛难当,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大腿。


  血天君也不急躁着把凶器再深入,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让龟头在她的小穴里转揉磨动。


  身上男人温柔的动作,让包惜弱觉得下体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阴道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
之感。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敢如此对自己,但是生米已成熟饭,而包惜弱其实早就知道瑛姑和他在做什么,忍受
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和这个男人交合,她没有升起抗拒之心,却也不敢很放荡。


  只是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借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不料这一动,却让血天君的凶器又滑入小穴许多。


  「啊……嗯嗯……唔……」


  包惜弱感到血天君的凶器很有效的搔到痒处,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舒服至极,遂更用力挺腰,因为小穴更深
的地方还痒着呢。


  血天君觉得凶器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小穴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阴道壁的皱摺正借着轻微的蠕动,在
搔括着龟头,舒服得连血天君也不禁「哼」得呻吟着。


  和瑛姑一样,第一次接触男女之事的包惜弱,也没坚持多久,只是看血天君俊帅的脸庞,瞧得正出神时,突然
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一种生平未遇的舒畅感让她全身一阵酥软,只是刹那便躺在床
上,不再动弹了。


  随着她瘫软下去,血天君并未急着抽出凶器,只是转头看着已经睁开眼的李萍,这个可以说算是郭靖老妈的美
女。


  「你们……」


  李萍头像炸开了一样的难受,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眼前赤身裸体的三个人,还有血天君和包惜弱下身结合
在一起的场面,让她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血天君对她笑了笑,突然一扑,抱住了她,也将她压在了身下。


  李萍一惊,喊道:「不……你别乱来……」


  「美人,你还推辞什么,你的两个姐妹都已成我的人,你若是不从,她们可不依啊。」


  血天君如此一说。


  瑛姑和包惜弱果然看着李萍,瑛姑娇笑道:「萍妹妹,还是从了他吧,不瞒妹妹说,他的大凶器,可是人间凶
器,包你舒服无比。」


  两人的劝说,让李萍心动了,加上身上男人是自己的恩人,李萍只能闭上了眼睛。


  血天君见她闭眼,便知她已经放弃反抗了,紧压着身下美人,血天君只觉她全身似是柔若无骨一般,虽然隔着
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靠胸前的两团奶子,彷佛俱有无限的弹力。


  血天君开始发动攻势,先以舌头撬开了李萍的牙门,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搅拌着,互相吞对方的唾液,而发出
「啧滋啧滋」声,好像品美味一般。


  热情的拥吻,让李萍有点意乱情迷、如痴如醉,朦胧中觉得有一个硬物,顶在自己跨间的阴户上,虽是隔着衣
裤,但那硬物彷佛识途老马一般,就对准着阴户上的洞口、阴蒂磨蹭着。


  李萍知道就是这硬物,让自己两位姐妹被征服,想到它会进入自己的小穴,李萍不禁又是一阵羞涩,而阴道里
竟然产生一股热潮,从子宫里慢慢往外流,沿途温暖着阴道内壁,真是舒服。


  血天君的嘴离开了李萍的唇,却往脸颊、耳根、粉颈……到处磨动着。


  而他的手却轻轻的拉开李萍腰带上的结绳,然后把她的衣襟向两侧分开,露出粉白的胸部,两颗丰乳便像弹出
般的高耸着,顶上粉红色的蒂头也坚硬的挺着。


  血天君用手指甲,在丰乳的根部轻柔的划着,转着乳峰慢慢登上峰顶。


  「哦……哦……好……好奇怪的感觉……啊……好舒服……啊……」


  李萍娇羞的轻吟着,却也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欲念正慢慢在升高。


  当她感到自己乳峰上的蒂头被捏住时,全身像受凉风习过一般,打了一个寒颤,也觉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经
濡染自己的臀背了。


  血天君看着李萍闭着眼,脸上及颈上的红晕久久不褪、看着她红润许多的双唇,刚才激情的热吻,在脑中一再
地重演。


  一番挑撩,血天君已有些控制不住,掰开了李萍的两条大腿,向两侧一推,李萍的阴户便张得大开,血天君更
将自己的龟头顶在了她的小穴外,喘着粗气说道:「萍姐,我要插进去了。」


  李萍闭着双眼,轻声说道:「快点插进来吧,我都痒得不行了。」


  说出这句话时,李萍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她很期待,男人的凶器进入到自己体内会是什么滋味。


  看着眼前不同瑛姑和包惜弱的粉嫩小穴,血天君便把粗大的凶器顶在她的小穴口上,来回地摩擦着,使得凶器
沾上更多的淫水。


  突然,只听「噗嗤」一声,凶器便插进了她水汪汪的小穴中。


  「啊……」


  李萍张大了嘴,满脸皱起了眉头,喉咙里深沉的哀嚎了一声。


  血天君没猜错,李萍也是处女,这三个处女竟然在今晚都被自己破了处,这是血天君万万没有想到的。


  为了不让李萍过多的痛苦,血天君进去一阵接着一阵的快速抽插,仅仅片刻,李萍就满足地呻吟着,小穴中传
来曾没有过的充实感和快意。


  「哦……嗯嗯……好舒服……好爽啊……天君……哦哦……我的弟弟……你插的……好棒……啊……好深……
好大……太刺激了……啊……」


  听着她的浪叫,血天君狠狠地向前顶了顶,把整根凶器都在李萍的小穴里来回抽插起来。


  李萍被血天君的凶器顶的一耸一耸的,失声呻吟道:「天呐……好……人家的小穴……要被你插裂开了……啊
……真是……爽啊……」


  李萍被插得全身一阵酥麻,不一会儿,便觉得浑身无力,肌肤滚烫,小穴中感到一阵失控,大量的浪水便犹如
泄洪般喷涌而出,被大凶器带了出来,弄得床单上湿漉漉的一大片。


  血天君见她才这么点时间就泄身了,立刻得意地说道:「萍姐,你爽不爽呀?」


  李萍突然泄了身,高潮迭起,感到一阵虚脱,这种感觉让她如入九霄云外一样,但是身上的血天君还没有停下
来,凶器依然在她的小穴中肆意抽插不停。


  李萍娇喘地喊道:「两位好姐妹……快点救我……啊……他好强……我不行了……啊……让他插你们的吧……
啊……哦哦……好……」


  一夜血天君都未歇息,而这一夜,他没有闲着,而是使出了自己的技巧,很满足了三个女人。


  当抬眼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里时,血天君已经离去了。


  极乐界中,血岚和火火依偎在血天君身侧,血岚挑眉道:「夫君,你可真是看到了生命之花的图案?」


  「难道我有必要骗你嘛,我也不清楚,只是很疑惑。」


  血天君浅声说着。


  回忆着昨晚和三个女人的激情,血天君记得给很清楚,在包惜弱和瑛姑与李萍的背后,都出现了一种奇特的花
案,而那花的图案,并非是刺青,而是像本身从皮肤里生长出来的。


  血岚脸上现出沉思,想了许久才出声说道:「生命之花,据我所知,这个世上还是以前,只有女娲会种植生命
之花,夫君,你说的没错,她们是被复活的。」


  血天君挑眉道:「复活?可是为何我没感到她们身上有任何的力量?」


  「难道夫君忘了,我曾对你说过,女娲本身就是造人的高手,虽然复活一个人,也是她的本事,但是就像夫君
你一样,复活叶研时,在她体内会留下你的能力,而女娲,她不会留下自己的能力,但是每当复活一个人时,她会
在被复活的人身上,种下生命之花。」


  血岚如此解释着。


  听着她的一番话,血天君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什么瑛姑和包惜弱与李萍身上,会出现一团奇怪的花纹,原来那
是女娲的特点所致。


  想到自己最近所遭遇的一切,血天君立刻明白了过来,巧媚和九剑女以及瑛姑这些不该出现在风云世界里的女
人,其实都是女娲造成的。


  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血天君不明白,此时他也不想明白,他笑着,心想着女娲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商朝的大
王了。


  既然瑛姑三人是被女娲复活而来,血天君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他不怕阴谋诡计,不怕被女人算计,但是
任何人,都会对自己根本不清楚的前路和以后所要发生的一切,都会有担心和疑惑。


  与血岚了解了一些女娲的过往,血天君也未在极乐界逗留,回到风云的穆家庄,血天君才细细的分析了一番。


  若是如血岚所说,女娲对自己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而她派这么多美女到自己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
是想自己爽上一爽。


  想到女娲、妲己,血天君释然了,他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女娲一定是想用美女,让自己沉迷女色,然后不会
再有争雄之心,可是她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


  穆念慈出嫁的日子已不到半天,血天君已随着公孙绿萼等人到了穆家庄庄主穆龙设下的酒楼前,这里人山人海,
江湖上有名的人和有名的帮派来了倒是不少。


  比武招亲,血天君摇头笑了笑,穆龙或许是在江湖上有名的大善人,但是他殊不知自己新认的干女儿穆念慈,
其实算不上的是一个人。


  一个被搭好的台子下,血天君脸上露出了怪笑,让公孙绿萼等人很疑惑,但是没人知道,血天君熟读射雕和神
雕,穆念慈第一次重要的出场,就是比武招亲。


  等了半晌,重头戏终于开眼,这里是穆家庄,而从台子后面走出的一个妇人,自然是穆家庄很有分量的一个女
人。


  「欢迎各位武林人士,来到穆家庄。」


  妇人很客套的拱手,对面前环顾一周的人娇呼了一声。


  血天君也未细听,因为他一点都不关心她所说的话,但是对她那一句:谁要是武功第一,穆龙的三女儿便是谁
的。


  这句话是在对所有前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人所说,而站在台下的血天君却是势在必得,他一定要看看那个穆念慈
的背后,是不是也有生命之花的图案,如果有,那就足以说明,瑛姑和包惜弱与李萍的出现绝不会是巧合,而是被
安排好的。


  比武在妇人的一声喝令下开始了,血天君却没有要上台争抢的意思,因为那穆念慈至始至终都不会出现,在来
这里之前,血天君已到了穆龙的庄园查探过,穆念慈的长相和年纪,血天君是不知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但是她绝对没在穆家庄里,这
一点血天君可以肯定。


  台子上的对战开始,血天君暗笑着,这些在台子上比武的人,都是三流的江湖人物,但是他们的出现,以及比
武的迫切,显然是对穆家庄的肯定。


  若是穆龙没有一点江湖地位和影响,那这些江湖人士又怎么会拼了命的上台比武。


  眼见着比武一轮轮的删选,正在血天君身边的叶研轻呼道:「夫君,这么好的机会,你真的不愿意上去嘛。」


  血天君笑着点了点头,凝声道:「对,我不会上去比武,因为这样的方式,让我没有一点兴奋,喜欢一个女人
跟占有一个女人,那种感觉,作为女人的你,永远不会懂。」


  脸上现出苦笑,叶研也明白血天君所说的话,作为一个女人,她是不会明白别的女人的想法,就算幽若的想法,
若是叶研不去追问,幽若在想什么,叶研也不会知晓。


  在台下看着比武不一会,血天君便看到自称穆龙的一个苍老男人,已经没看几场对决先行离开了,想到穆念慈
的身份,血天君让公孙绿萼在此盯着,而他已经向着那个穆龙离去的方向住了过去,如果他没料想错,穆念慈绝对
会出现的。


  随着穆龙出了穆家庄,血天君跟的并不近,而那穆龙显然是害怕被人发现自己一样,当到了庄外不远,立刻施
展起了轻功向远处飘荡而去。


  血天君并不怕跟丢,只是对这个穆龙很奇怪,他查过穆龙的底细,他确实是个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但是绝不会
一丁点的武功,可是刚才使出的轻功,那是一个一等一高手才有的。


  跟到了一片树林,血天君立刻停住了脚步,微微闭着眼,竖起了耳朵,只是片刻,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只见树林中的一块空地上,身穿黑袍的穆龙恭敬的看着面前的人,而那人长发披肩,背对着穆龙,双手背后,
一身红裙和曼妙的身材,显示出了她是个女人。


  「主人,我以按你的交代,让那些武林人士开始了比武。」


  穆龙低声说着。


  那女人头也没回,仰头笑道:「好,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谁想见我,你都要按我所说回复,等最后的赢家出现,
你便带他去见我,好了,你回去吧,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穆龙拱手道:「是,主人,小的这就回去了。」


  说完话,穆龙转身朝着穆家庄行了去,而一身红裙的女人才转过了身,那是一张绝美无比的容颜,高高的额头,
一双似是会说话的漂亮双眸,圆圆的脸蛋上,高鼻梁小嘴唇,五官搭配的俨如天工雕琢一般。


  这女人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倒是拥有了一身火爆的身材,藏在衣中高耸的硕大圣女峰,随着她微妙的呼吸,
竟微微的颤动了起来。


  「呼……」


  就在这年轻女子刚要抬步向前走时,她身侧一颗树上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那不是风声,因为这树林处根本没有风,女子转头看了看,顿觉奇怪,看了这边都是小树,若是真有人,她又
怎么能看不到。


  「畜生,休吓我。」


  她摇头笑着自语着,想那声响一定是野兽所为。


  但当她回过身时,却见自己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张脸,这张脸几乎都快贴到了她的脸上,如此近距离的对视,
让她吓了一跳,双手向前一推时,整个人也向后跃出了几步。


  「谁……」


  女子轻呼了一声。


  可是她刚稳住身形,眼前的空地上却根本没有任何身影,刚才那人,确切的说是个男人,竟然没了踪迹。


  这光天化日的,女子坚信自己不是撞鬼了,她立住身形,刚要转身,立刻停住了要扭过去的头,因为她的脖颈
处传来了微微的热风,仔细一听,便可分辨出,那是一个人的呼吸。


  她已经不敢在回转过头了,一个可以在自己面前,像风一样移动,那这个人的本事得多大,女子没动却也没有
太害怕,而是凝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一个可以夺得比武招亲第一的人,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跟那些人比武,所以过来看看我未来的新娘子,长
得什么模样。」


  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女子脸上一红,斥责道:「别给我装神弄鬼,若是你真的有本事,就去庄内拿了第一在说。」


  「哈哈,我才不会装神弄鬼,那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而我在你面前,你都追不到我的脸看,难道这还不足以
证明我是第一嘛。」


  男人的声音又响起。


  这时女子转过身去,可是那声音戛然而止,人又消失了。


  这次女子转着圈环顾了一圈,那男人的气息就在自己身后,可是她怎么也看不到,确实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别瞎折腾了,穆念慈,我就在你身后。」


  突兀的一声,女子转过了身,终于看到了这个神秘的男人,这次他也离自己有了些距离,看着他一身长袍,俊
逸不凡的面孔,女子挑起了眉头。


  看着这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女子冷声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我定下的规矩,不比武,你娶
不了我。」


  血天君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我没说要娶你,只是来看看,穆家庄的三女儿长得模样如何,竟让全武林的人
都来竞相比武,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穆念慈怒瞪着血天君,哼道:「你别欺人太甚。」


  上下打量着这穆念慈,血天君摇头笑道:「我怎的欺人太甚了,倒是你,连穆龙都称呼你主人,我真感到奇怪,
他不是你父亲嘛,为何叫你主人呢。」


  「你少管闲事。」


  穆念慈气道,显然这个男人一直就在附近,偷听了她和穆龙之间的对话。


  血天君嗤笑道:「我就想多管闲事,告诉我,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你不是穆家庄的人,为什么来这里,为什
么要设下这个圈套?」


  听着他的一番追问,穆念慈仰头轻笑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搀和我的事,不然后果…
…」


  「后果,哼,我倒想看看,你会给我什么后果看。」


  血天君低沉的说着,突然身上的长袍无风自鼓。


  一股凌厉的气势陡然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穆念慈脸上显出了惊讶,在血天君面前,就算是女娲亲来,也会有
三分的忌惮,如今的血天君,已掌控了撕裂虚空的强大能力,并且顿悟了万物生存的法则,她女娲复活出来的人,
必然会有知道女娲计策的。


  穆念慈惊呼道:「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让你知道我血天君的手段。」


  血天君阴森一脸的笑着,身形突兀的向前移动。


  看着血天君到了自己面前,穆念慈自知不是他的对手,转身就要逃窜,可是刚转过身,血天君已扬起手向前一
挥,一道凌厉的指气,将她身后的衣服撕裂了一条口子。


  恰到好处的用尽,衣服破裂,却丝毫没有伤到内里的皮肤,果然在穆念慈背上,也有一朵生命之花的图案,这
更证明了血天君的猜测,穆念慈和瑛姑她们同是女娲复活来的。


  而巧媚身上没有,九剑女身上却有,这说明了巧媚从境地之门来到这风云界时,就碰到了女娲,她没死,自然
不需要被复活,所以背后没有生命之花的图案。


  想到巧媚都对自己不会说出女娲的事来,血天君曾想过,是女娲根本没有已自己的真实身份面对她和其他人,
而且巧媚等人也未必相信这世上有神之说。


  「啊……」


  穆念慈娇呼了一声,转身脸红的瞪着血天君。


  她没想到这个霸道的男人,竟然这么无耻的撕扯自己的衣服,看着他脸上邪气的笑,穆念慈娇真道:「你算什
么男人,我不过是一个女子,你竟这么对我。」


  血天君沉声道:「在问你一遍,你是从哪里来的,有什么目的?如果不说,我血天君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


  嘴上说着,血天君突然向身侧甩出了一掌,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在远处一棵粗壮的树,竟然瞬间化为了粉末。


  他的内力如此强,我不是他的对手,穆念慈双眼盯着血天君,心里想着对策,但是随即她脸上换了一副表情,
宛如一个娇羞的小娘子般,娇笑得调侃道:「好啊,你是个男人,就用这么强横的手段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也不
知道害臊。」


  就在她的话音刚落,血天君已到了她的面前,大手更是无情的掐住了她的脖颈,把穆念慈提了起来。


  在血天君的手心里,穆念慈惊惧的发现,自己竟然连丁点能力都使不出来,从他手里竟然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力
量,压抑住了穆念慈的内力和能力。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穆念慈脸红的急喘着,双手想掰开血天君的手,但却是徒劳的。


  血天君狰狞的面孔瞪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刚才问过了,再不回答,我就让你香消玉勋。」


  穆念慈第一次感到了恐惧,这个男人说的话,简直就像是催命符一样,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活过来,想到自己被
那个神秘人赋予了无穷的内力和武功,穆念慈点了点头。


  因为这么被掐着,她根本无法说出一句话。


  看到她点头,血天君松开了手,穆念慈也随之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白了一眼血天君,穆念慈没好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只知道一个神秘人,让我来到穆家庄,并
且给了我一身好武艺和高深的内力,就是让我挑选一个这世上最强的男人做夫君,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你真的不知?」


  血天君俯视着她问道。


  穆念慈苦着脸道:「我真的就知道这些,我连自己为什么叫穆念慈都不知道,那个神秘人只让我在这等候。」


  血天君狞笑道:「你骗了我,我要杀了你。」


  看着他扬手起来,穆念慈大惊道:「我真的没骗你,要是我骗你,愿遭天谴。」


  没有人不怕死,况且是这样悲催的被复活的穆念慈,她的记忆被抹除,到了这风云界,只能算是一个新的穆念
慈。


  血天君双眼直勾勾的盯了她半晌,这才收回了手,其实这一会,血天君再跟极乐界的血岚交流,有猫仙的雾镜,
血岚可看到穆念慈,更可以看出她的话是真是假。


  以女娲的心计,她必然不会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这些被她复活和操控的人,而血岚相当的了解女娲,听了血岚的
解释,血天君简直有些恍然,因为血岚说过,女娲似乎对自己很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有一种朦胧的爱对自己。


  「好,那个神秘人是男是女?」


  血天君又问了一句。


  穆念慈深思了一下,才抬头说道:「看身材是女的,但是说话声音却好像很粗狂,没看到他的脸。」


  这下血天君明白了,女娲是神,她想变换声音太容易了,而她当然不屑于变成一个男人的外貌,所以才会被穆
念慈误以为,女人身材男人声音。


  「女娲啊女娲,我血天君定要看看你想耍什么把戏,你可别这么早落在我的手里,不然我一定让你好受。」


  坐在地上的穆念慈,看到血天君脸上诡异的笑,不禁娇声问道:「现在我可以起来了嘛。」


  血天君收回远眺的凌厉眼神,一手拉起了穆念慈,却也把她拉到了自己得怀里。


  红扑扑的脸蛋看着这个自称血天君的陌生男人,穆念慈没有挣扎,因为她也没能力从这个男人的怀里挣脱出去。


  只是她脸上显出羞怯,娇嗔道:「人家与你素不相识,就算你霸道,比我厉害,那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吧。」


  紧紧箍着穆念慈的腰肢,血天君朗声笑道:「那个神秘人是我的老相识,她让你找的最强男人就是我,这比武
招亲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你还是穆家庄的穆龙的小女儿,但是我要做你的夫君。」


  「不行,你没比武,没拿到第一,我怎可信你。」


  穆念慈急道。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摇头轻笑道:「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还没回过晌来的穆念慈,只觉身子一轻,竟被血天君携着向穆家庄疾飞了过去,如此轻功了得,穆念慈可从未
见过,但是却想到,那与自己见面,并给了自己一切的神秘人,也有这么强悍的轻功,这俨如就是神仙才有的飞行
能力。


  血天君带着穆念慈回到了庄内,并迫使她现身在了酒楼前,当一身红裙和红盖头的穆念慈登场时,台上正比武
的江湖人士停了手,而台下看热闹和想比武的人都是起哄大喊了起来。


  「安静安静,各位江湖兄弟,和那些想娶我三女儿的朋友,刚才小女是要来得,但是老夫怕有人见了我女儿的
面容,就打退堂鼓了,所以才没让她来,现在,小女来了,我想比武的朋友,也能安心比武了吧。」


  穆龙站在台子上说着,脸上却有些很不自在。


  在台下的血天君看的真切,穆龙知道穆念慈是不会来这里的,但是她来了,穆龙当然会有疑惑,而穆念慈绝不
可能说出刚才和自己发生的事。


  「什么嘛,不看到你家三女儿的脸,这武比的还是没意思,谁知道他是不是一个丑八怪啊。」


  看台下,一个人喊了一声。


  「说得对,要是丑八怪,谁还敢得第一啊。」


  「掀开盖头,让我们大伙瞧瞧。」


  一阵哄乱的吵闹,穆龙皱起了眉头,回头看着盖着红盖头的穆念慈,走到她近前,低声耳语了几句。


  穆念慈并不担心没有人比武,光是那血天君,对自己就是势在必得,她没有要掀开盖头的意思,而是站起身冷
笑道:「没本事的男人,才想现在看我的面容呢,等打赢了,本姑娘让赢的人看个够。」


  这句话说完,穆念慈回身又走到了椅子前坐了下来。


  比武这才开始继续,就算没有看到穆念慈的真实面孔,但是光是她那曼妙火辣的身材,也足以让众多武林人士
猜测。


  台上比武的两人刚拳脚相向,血天君的眼神立刻离开了他们的身上,因为这些想娶穆念慈的,都是些江湖上普
通鼠辈,有真功夫的,是不会这么早出现,甚至根本不屑加入这样的比武招亲。


  看着周围的人,血天君眼睛一亮,再远处一间楼房的窗户口,他竟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跟身边的叶研几人
耳语了几句,血天君拉着公孙绿萼向那楼房走了过去。


  刚刚走出人群,就听到楼房的窗户口上传来了一声娇呼:「啊……快看呐,是夫君和绿萼妹妹来了。」


  公孙绿萼一抬头,看见了上面窗口几个人,脸上立刻露出了喜悦,随着血天君进到客栈奔上了二楼,进到了一
间房内。


  「你们怎么来了?」


  公孙绿萼笑看着屋里的黄蓉和郭芙与罗霄等好姐妹,不禁挑眉问道。


  郭芙看着她,嘟起嘴娇嗔道:「只能你来,我们不许来啊,霸占夫君这么久,你小日子可是过的滋润了。」


  听她这么说,公孙绿萼脸上一红,只是郭芙说的也是实话,因为和血天君天天在一起,当然比她们要方便的多,
这也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血天君轻笑了一声,来到窗前,看着十位漂亮的老婆,认真道:「这次你们来,不单单是为了看这场比武招亲
吧。」


  伸手指着窗外的人群中,黄蓉平静道:「夫君,这次我们来,一则是想和你见见面,二来就是看看各帮派的势
力,这不,天下会有你来了,那里可也来了不少无双城的人啊。」


  顺着黄蓉手指之处,血天君看了去,立刻凝眉了起来,起初他丝毫没有发现人群里,有特别好的高手,但是现
在看过去,显然是有人故意隐藏了自己身上的内力。


  在人群中,一个衣着鲜丽的三十五六汉子,那气度异常从容,双目饱含智慧,于平凡中尽显其不平凡之处,此
时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人比武。


  而在他身后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面堂冷峻,身子魁梧,精湛的短发,让他显得很精神,另外两个则身穿紫袍,
一看便是两个男人,可是却蒙着脸。


  只是看他们,血天君并不能认定他们就是无双城的人,可是在紫袍两人的身后,还有四个血天君见过也很熟悉
的人。


  「是她们……」


  血天君脸上现出了疑惑。


  黄蓉压低声音道:「夫君,你一定也觉得前面的人和她们没关系吧,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她们,而那前面的,就
是无双城的城主——独孤一方。」


  血天君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摇了摇头。


  众女奇怪疑惑的看着血天君,他走到房间的中心,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沉思道:「如果他是独孤一方,那他身
后的便是释武尊和魅影、迷心。」


  「夫君,你也知道独孤一方的三大护法啊?」


  罗霄娇声说着,摇身走到了血天君身边,一下做到了他的怀里。


  罗霄不是武林中人,更不是一个喜武的人,但是她在路上,也听黄蓉等人说过独孤一方和无双城的事,所以对
三大护法,也算知道名字。


  血天君没有心思与她暧昧,仰头看着黄蓉说道:「你们不要在这久留,现如今天下会已被我掌控,无双城的几
个高手都离开了,这是血门扩展的一个好机会。」


  在这能碰到独孤一方和四夜等人,血天君立刻想到了一点,那就是独孤一方对天下会实在太了解了,自然也知
道雄霸和自己的事,天下会无争雄之心,必然使得他可以放心离开无双城,而他来这里,当然不会是来看热闹的,
而是有一定的阴谋诡计。


  「我才不走,我要留在夫君身边。」


  罗霄娇媚的抬眼说道。


  黄蓉和陆无双几人却都明白,现下的世界,现在的血天君,已经有了当初在神雕世界没有的野心,他要称霸整
个武林,血门是唯一必须崛起的帮派。


  凝视着血天君,黄蓉轻声问道:「夫君,那我们回去,要去无双城吗?」


  血天君摇了摇头,轻笑道:「不必,无双城自有我来解决,你们要在这几日,收服那些大小门派,不管用什么
办法,务必让他们衷心血门,要是敢不从,杀无赦。」


  看着血天君眼中的杀意,罗霄身子一颤,吓得从他怀里站了起来。


  几女都点了点头,见她们收拾包袱即要离去,血天君拉住黄蓉叮嘱道:「一切小心,不管遇到了什么,要是不
能解决,就通知我。」


  「夫君,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姐妹们的。」


  黄蓉柔声说道。


  目送着黄蓉等人的离去,血天君从客栈也走了出去,让公孙绿萼回到了叶研等人的身边,血天君已挤进人群,
朝着四夜和五夜所在之处走了过去。


  六个蒙着面纱之人,在人群里显眼的很,而两个蒙着面纱一看便知是女子的,正左右顾盼着,好像在寻找人一
样。


  「大姐,你可感觉到了那股气息?」


  五夜低声在四夜耳边轻声问道。


  四夜点了点头,却不敢多语,因为在她和五夜面前和身边,可是有着让她们害怕的人。


  可就在两人魂不守舍时,一只手搭在了四夜的肩头,她骤然转身,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张面孔上还
带着迷人的笑。


  「你……」


  四夜轻呼了出声。


  五夜也看了回头,她的眼中现出了喜悦的神情,但是却没有说出任何的话来。


  看着两人还有她们身边另外两个蒙着面纱的女人,血天君收回手,笑看着那双眼冷视着自己的女人,笑着说:
「真巧,在这里能碰到你们。」


  眼角下带着红印的女子只是憋了他一眼,立刻收回了眼神,而那看起来躬身上了年纪的女人,则是冷声道:「
什么真巧,你是谁?」


  四夜娇声道:「姥姥,他……他是我们在乐山大佛所遇到的那人,你忘了,他和天下会的秦霜可交过手呢,还
……」


  她的话还没说完,这被称为姥姥的女人扬起了手,叱喝道:「我还用你说。」


  看着四夜委屈的表情和五夜不敢吭声的样子,血天君无所谓的笑了笑,站在了四夜的身边,问道:「你和五夜
怎么来这里了?」


  「我们是来……是来看热闹的。」


  四夜说着,眼神中却传递着一种只有血天君能看懂的信息。


  而在她们四人身前的两个紫袍人回过了头,同是冷眼盯着血天君,但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收回了目光。


  血天君心底暗笑,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因为他收敛了身上的气息,而且那时在乐山大佛,碰到五夜等
人时,他的内力也不怎么样,所以四夜她们的姥姥也未察觉到。


  虽然被忽视了,血天君却很高兴,想到面前是可以跺一跺脚,就能让武林震三震得独孤一方,血天君心里也有
了计划。


  「你呢?不是来比武招亲的吧?」


  四夜看着血天君不语,立刻追问道。


  看着她和五夜的眼神,血天君点头道:「是啊,我就是来比武招亲的,这穆家庄庄主穆龙可是有名的大善人,
有钱人啊,要是我娶了他的女儿,岂不是……」


  五夜娇嗔道:「你就这么缺钱啊。」


  两个女人早就忘记了身边和前面人的存在,这么久和血天君又重逢,两人恨不得现在就拉着他找个地方乐呵乐
呵,再来个二女一男的激情云雨。


  血天君一脸认真道:「也不是,只是这比武嘛,也能让我练练手啊。」